深海灰鲸

鲜衣怒马少年时,一朝看尽长安花。

百日叶翔.day22‖“温暖的尸体”

《温暖的尸体》:影片讲述了一个名叫"R"的僵尸,他与他受害者之一的女友产生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情愫,从而带来一连串的连锁反应,这段感情将改变他,他的僵尸同胞 ,以及这个毫无生气可言的世界 。


预警:翔翔丧尸

注:文章部分设定和黑体部分均引用自影片

0.

 

 

       我这辈子到底想干什么呢?

 

 

       我如此苍白

 

 

       我得吃些好的

 

 

       我形态骇人,得站直一些

 

 

       站直了,人们就会尊重我

 

 

       你问我怎么了?我只想与人交流

 

 

       为什么我不能与人交流?

 

 

       对了,因为我死了

 

 

       没必要对自己如此严格

 

 

       毕竟大家都是死人

 

 

       这女孩死了,那男孩死了

 

 

       角落里的那家伙绝对死透了

 

 

       天哪,他们看起来糟透了

 

 

1.

 

 

       孙翔开始思考的时候,太阳正从遥远的地平线上开始下落。黄澄澄的应该像个鸡蛋黄的太阳无法给这片土地留下更多的温暖,夜晚降临,丧尸们开始大肆活动了。

 

 

       嗯,人类应该是这么定义“它们”的。

 

 

       现在那双碧蓝色的眼睛所能看到的只剩下了黑白二色的世界。但不妨碍这只尚未破相的金发丧尸用它那可怜的、僵死的脑仁想象这个原本充满色彩的世界。

 

 

       它走在摆着横七竖八的汽车的马路上时,想,嚯,那辆跑车如果是银灰色的,那就是它的菜了。

 

 

       什么?你问它会不会开车?

 

 

       嗯……根据它脚上那双尚且算是完好、但是脏兮兮的限量版球鞋来看——

 

 

       见鬼。它怎么知道这种事?

 

 

       也许生前是会的。可它现在僵硬的连把手碰到膝盖都不行。

 

 

       嗯?你问丧尸是怎么出现的?

 

 

       拜托……为什么什么都要问这只连自己名字都记不起来的、可怜的丧尸呢!

 

 

       孙翔颤颤巍巍地拐过街角时,和橱窗里那只勉强算得上熟悉的家伙打了个招呼,那是唯一一个孙翔觉得可以交流的家伙。两只笨拙的丧尸互相对着对方慢慢点了个头。

 

 

       哈哈,这场面可真滑稽。孙翔面无表情地想。

 

 

2.

 

 

       这是个平常的一天。

 

 

       孙翔晃晃悠悠地走出了自己常待的地方。

 

 

       自从“醒”过来后,他无时无刻不受到饥饿的折磨。这个地区已经很久没有人味出现了,如果要捕食到新鲜的血肉,那就意味着它们这些家伙将要准备进行大规模的迁徙了。

 

 

       作为一只还未捕过食的新生丧尸,孙翔表示有点期待。

 

 

       天哪,他快要饿疯了。

 

 

 

       序列号为9的人类幸存基地。

 

 

 

       一个小队已经收拾好行囊武器,准备外出搜寻物资了。为首的那个男人点燃了一支末世里珍贵稀少的烟,透过冉冉升起的烟雾看到了面前一张张貌合神离的脸。男人疏于打理的头发落在眼前,他面容有些阴郁,垂着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次行动的目的地可不是个新鲜的好地方,基地上一次、也是好几个月前派出的20人小队几乎全折在了那儿。但末日里物资短缺,既然有一个尚未被完全开发的地方,那就值得人类铤而走险。

 

 

       上次行动中死里逃生回来的唯一一个幸存者带回了那个地区的地图。他们这次行动的主要目的就是前往一家位于市郊的公立医院搜集药品。

 

 

       男人吸尽了那根烟,将它碾于脚底,说了声出发。

 

 

3.

 

 

       这是一种迷人的味道。

 

 

       这么说似乎还有点不太正确。

 

 

       啊……

 

 

       孙翔使劲吸了两口,虽然他已经没有了嗅觉,但这并不妨碍他被这股味道诱惑。

 

 

       太美妙了。

 

 

       可是……为什么他对着面前这个落单的男人下不去嘴呢?

 

 

       孙翔歪着头,继续用他那可怜的、僵死的大脑思考着。

 

 

 

       叶修在看到这只丧尸的第一眼时便僵在了原地。被队友所背叛抛弃的疲惫、苦涩和恨意转眼被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情所席卷。

 

 

       在那些个知道他死了的夜晚里,叶修躺在帆布床上,任凭窗外微凉月光勾起心中思念。

 

 

       他心中有个少年,金发蓝眼,桀骜不驯,是这灰暗末世里唯一明亮的色彩,但在他能向他表明心情前,少年死了。

 

 

       “孙翔?”

 

 

 

       咦?他在……叫我吗?

 

 

       孙翔有些不解。他感觉到了胸膛处有个地方在隐隐发热,温柔的暖意甚至覆盖过了饥饿的折磨,让他不禁想开口说些什么。

 

 

       不远处传来了丧尸们游逛的声音。这些非人类平时走路慢吞吞地像步履蹒跚的老人家,一旦闻到人味就会像发疯的鬣狗一样跑来追逐血肉。

 

 

       在孙翔反应过来前,他的身体已经飞快地扑向了那个躺在碎石瓦砾上的男人。

 

 

4.

 

 

       “叶…..叶修。”丧尸磕磕巴巴地叫着面前男人的名字。

 

 

       男人回以了一个温柔鼓励的眼神。

 

 

       在遇到他的那天,少年丧尸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自己的味道蹭到男人的身上,带着他穿过一个个迷迷糊糊的丧尸,回到了他的临时住所——一辆破旧的大巴车。

 

 

       叶修看着这个始终不愿伤害自己的丧尸,看他焦躁地围着自己打着转,露出了那么久以来的第一个微笑。

 

 

       “叶……叶修,我……我昨天……”虽然翔哥能在脑子乱七八糟地、爽快地吐着槽,但这还是他第一次开口和人说话,这项技能点还是叶修帮着他点亮的,“做……做了个梦。”

 

 

       “嗯?”叶修将头抵上孙翔落在额前的金发,手指轻轻抚着对方的脖颈。在发现对方并不排斥这样的亲近,他便时常有意无意地做着这些小动作。

 

 

       示意他继续讲下去,叶修才了解到这个梦的意义。

 

 

       只有人才会做梦。

 

 

       孙翔身上并没有一般丧尸身上的那种浓重腐臭味,除了皮肤过于苍白和脸部表情僵硬外,几乎看不出和人有什么不同。

 

 

       认知到这点后,他紧紧地抱住了面前的少年。

 

 

       欢迎回来,我的少年。

 

 

5.

 

 

       “丧尸变成了人?有意思……你确定吗?”通讯机里电流发出刺啦刺啦的声音,失真的男人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嗯。”叶修倚在窗边,对着机子说道。

 

 

       他在一家废弃的旅馆,事先排除过里面的丧尸后,便带着孙翔住了进来,在孙翔不在时联系上了基地里的人。

 

 

       “但是,”通讯机对面的人严肃了声音道,“叶修,你觉得就算如此,这些成为过丧尸的‘人’还能回归人类社会吗?或者说……”

 

 

       这些曾经吞食过同胞血肉的怪物还能被人们所接受吗?

 

 

       叶修的目光穿过了透明窗户,往楼下望去。那里有个正在慢慢变回人的少年丧尸一步步地走向旅馆门口。

 

 

       他现在已经能较为熟练的控制自己的脸部表情了。正如此刻,他抬起头,金色的阳光洒在他苍白无血色的脸上,孙翔对着楼上那个注视着他的男人,扯着嘴角露出了一个微笑。

 

 

       低着头去瞧他的男人也自然地回应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

 

 

       他目光幽深,用一种近乎执拗的语气,对着通讯机那头的人说道:

 

 

       “我不会再放开他了。”

 

 

       从此往后,无论孙翔能不能变回人,无论人类与丧尸的前途如何,他都不会再离开这个,他心中的少年。






昨晚熬夜肝完ORZ。。。文章结局对于叶翔HE,对于人类和丧尸就算是开放性结局了。一开始觉得这个脑洞很有意思,后面写着写着就脱离了感觉,ε=(´ο`*)))唉写文不易鸭。。。

【百日叶翔 day12】前世有缘,今生来续

0.

    

    又下雨了。

    

    细细的雨丝嘀嗒在山中老竹细长的叶子上,随即席卷成滂沱大雨,整片山都被笼罩在朦胧的雨雾中。

    

    孙翔盘腿坐在窗侧,面前的小桌上温着酒,酒香氤氲,勾人的很。

    

    窗前的铜铃在风中叮铃作响了好久,满目翠色中,大红的穗子鲜活地跳动着。

    

    他从过往中惊醒,举杯,向前一碰,酒杯在空中仿佛对碰出一声脆响。

 

1.

       

    孙翔是这山中的老住户了。

    

    住在山腰的兔子精刚生出灵智时,便见着他了。那时的孙翔还是一身戎装,红衣银甲,泛着泠泠冷光,身姿挺拔如松柏,意气风发似骄阳,白齿青眉肖墨画,称的是“虽怒时而若笑,即嗔视而有情”,迷得小兔子是七荤八素、晕头转向。

   

    山中无岁月,这五百年时间转瞬而过,青年容貌一如往昔,不过是随着山下潮流换上了T恤衫和牛仔裤。

    

    兔子精问孙翔怎么不下山出去闯荡闯荡。住它隔壁小河的鲤鱼精可是一修出人形便不甘寂寞得下山兴风作浪去了。

    

    孙翔反问兔子你怎么不下山去。

    

    彼时,露出原形的红眼白兔子蹭着人家大腿,含羞带怯,嗔怪似的看了他一眼。

    

    孙翔不由得一笑,抚了抚兔子背上柔软的毛,轻声道:“我在等一个人呢。”

    

    兔子反在心中美滋滋地想,不走也好,在山中还能时时见着面呢。

 

2.

       

    这山灵气充沛,孕育了不少古灵精怪,就是少有人来,让山中一众生灵憋得慌。

    

    这一天,一个年轻的旅者误踏入了这座山。

    

    于是这座安静的山,就像一只沉睡的巨兽缓缓睁开了双眼,细细的打量起这山外来客来。

    

    突然出现在青年脚底并差点让他绊倒的石子,纷纷砸在头顶的坚硬的松果雨,落在背包客脖子上的细小毛虫,生出灵智的生灵对着客人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

    

    不过到底还是在那人差点因一块苔藓而摔下坡去时戛然而止,也幸亏的有藤蔓小哥手疾眼快,出手相助。

    

    树林又恢复到了原先的寂静中,旅人抬头望去,阳光穿过树叶间照了下来,在洒满落叶的泥土上织成一片斑驳光影,透着不可捉摸的静谧。

    

    这人也是个胆大的,虽说被折腾得有些狼狈,没想着回头,丝毫不惧地继续往前走去。

    

    他咂了咂嘴,凭空生出几分惆怅,可惜无法点上根烟来排遣一番。

    

    走着走着,一路上倒没出过什么岔子,天也慢慢暗了下来。正当他估摸着如何在这山中露宿一宿时,眼前豁然开朗。

    

    一座竹屋悄然耸立,有一青年站于屋前,怔然与他对视。

 

3.

       

    “好啊——叶修,你在这倒是快活!”

    

    人未至,声先到。

    

    叶修转头看向来声之处,微微一笑。

    

    唇红齿白的少年兴冲冲进了屋,解下氅子,抖了抖上面的雪,挂在了一旁。他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叶修身旁,翻身上了榻子。

    

    昔人有诗言: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孙翔接过叶修递来的酒杯,刚热好的新酿米酒甫一下肚,两片红霞便翩飞上了少年的脸颊,少年艳色引得叶修也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叶修——”少年尚还软糯的嗓音响起,他笑眯眯道,“冬安。”

    

    窗外,深山天色茫茫,鹅毛大雪纷纷扬扬,屋内,少年微醺,暖意如春。

    

    叶修一眼撞进那双湿漉漉的眼睛,他执起酒杯,掩去唇边笑意,“冬安。”

    

    冬去春来。

    

    竹屋前,竹林下。

   

    一身朱红色劲装,一杆银色长枪,扎、刺、挞、抨,缠、圈、拦、拿,竹叶飘落,尘土飞扬,寒星点点,银光皪皪。

    

    叶修垂手立于屋下,遥望那少年舞得虎虎生威,晶亮的汗水自额际滴落,阵阵劲风由叶修赠与孙翔的名枪却邪舞出。少年回首时顾盼神飞,神情明媚得几乎灼烧了叶修的眼。

    

    叶修抬头望向那一方蓝天。

    

    一只鹰正盘旋在半空中,久久不曾离去。

          

4.

       

    又过几载,少年已长成清隽优雅的翩翩公子,眉眼间神情倒是与那位陪伴他多年的昔日战神愈发相像。

    
   
    孙翔同叶修一般随性坐在檐下。

   

    孙家来信,孙翔既已学艺有成,便速速回京,为家国效力。

    

    孙翔在这山中待了多年,自然对外面凡世的繁华热闹向往不已,不过平日里与叶修一同起居住行也不乏味。他期待着下山,但又不舍叶修,希望对方能与他一起回去,更何况他心中还有不为外人道的执念。

    

     “叶修……”未待他劝说之语出口,叶修便整整衣袖,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地进了屋。

    

    明白对方的意思,年轻人沮丧的低下头去。他自是知道叶修不愿回去的原因,只是也不愿就这样离叶修而去,右手抵上不知为何苦涩起来的胸膛,重重的叹出一口气。

   

    如此冷战了几日,转眼便到了离别之时。

   

    孙翔背上整理好的行李,站在叶修屋外,将头抵上竹门。屋内一片寂静。

    

    “叶修,我要走了。”

    

    浓浓的不舍之意流露而出,但孙翔又随即振作起来,郑而重之地说道——

    

     “叶修,我会让斗神的名号再次响彻这个国家。”

   

    年轻人转身离去,身影片刻便融入了暗色中。

 

5.

    

    叶修立于桌前,悬肘运腕书写。他手指修长,握笔稳健,运笔有力,凝神书写时目光专注,说不出的认真好看,只是再没有一个人站在一旁,安静地看他写字,或是帮忙磨墨了。

    

    饶是叶修平日里养气静心,此时也不由得心烦意乱起来。又废了一张纸后,还是放下了笔。

    

    他不愿回去,自然也不希望孙翔走。朝廷昔日兔死狗烹之举固然寒了人心,但更重要的是他不想孙翔被搅和进朝廷这滩烂泥中。

   

    但看到小孩眼中志气满满,仿佛闪烁出点点星光的样子,他又什么话也说不出了,到底是舍不得将这只雄鹰与他一起禁锢在这片小天地中。与此同时,他也气……小孩不懂自己心底的感情。

    

    昔日战神的这番心底剖析,若是叫同门师妹知了去,必然要被嘲笑道,这神人动起心来,与我等普通人倒也无甚不同。

    

    虽然孙翔下了山,两人见不着面,但叶修动用了手下的人脉资源,月月将他近况送至案头。

    

    朝堂新锐,青年将军……这个年轻人仿佛一把利刃,劈开了污浊纠缠的烂泥荆棘,这道缝隙虽然狭小,却还是在许多人心里留下了印迹。

    

    叶修看着纸条,无奈一笑。

    
   
    小崽子真是出息了呀。

 

6.

    

    上元节。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都城处处张灯结彩,满城火树银花,通明的灯火映亮了夜晚的半片天空。

    

    街上车水马龙,人流如潮,楼阁飞檐下结着一串串的花灯,商铺的招牌旗帜在上方高高飘扬,官家小姐和平民少女脸上的粉黛和身上的罗裙将夜晚涂抹得分外艳丽。

    

    一身锦衣的青年漫步在杨柳低垂的岸边。河中央盏盏花灯熠熠生辉,孙翔不自觉的慢慢停下了步伐。

    

    叶修的手生得极好看,白皙修长,持着却邪的时候刚健有力,拎着笔时也是骨节分明,还特别巧。两人待在山上的时候,每年上元节,叶修都会折许多花灯,教孙翔祭奠亡者,祈许未来。

    

    叶修的手指在暖黄色烛火的照耀下翻飞着纸片,他的神情温柔,和孙翔一起坐在门前檐下,微微偻着背,呵出的气在空气中凝成了白雾。孙翔从盯着叶修的手指,慢慢将目光上移,扫过衣襟遮掩下的锁骨,掠过微抿的嘴唇,最后定格在了那双正对着他的、含着笑意的眼神。

    

    他不由得就慌了神。

    

    回到眼前,孙翔干脆席地而坐于河岸。他怔怔地盯着面前这条穿城而过的河流,心中思绪纷乱,只好数着花灯解闷。

    

    身后有脚步声慢慢接近。

    

    孙翔当是游逛的闲人,也没回头去看。

    

    可那脚步声却是越来越近,正当他忍不住要起身时,一缕黑发垂在他脸旁,来人说话时呼出的气恰好就拂过他耳畔,带着他熟悉又忘不了的气息。

   

     “小朋友怎么一个人在这呀?”

    

    叶修。

 

7.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乍见心欢,小别思恋,久处仍怦然。”

 

8.

       

    孙翔看着面前这个许久未见的人,在巨大的惊喜席卷他的脑海之前,一种恍然的感觉率先袭上心来。

    

    啊……原来,我喜欢这个人呀。

    

    那——

    

    叶修呢?

       

    他抬头,一眼撞进了对面人眼里浓烈的情感中。不由自主地抬手抓住自己心口的衣服,酸酸涨涨的感觉溢满了心头。

       

    两情相悦,不外乎如此。

 

9.

       

    误入森林的青年坐在桌前,捧着一杯主人递上的热茶,好好地祛了身上的寒后,又听对方讲了个故事。

    

    他听完故事,手指抵着仍温热着的茶杯,仿佛下了个结论般道:“这个故事的结局很圆满。”

    

    对面的人听了,也笑了笑。

    

    但他又疑惑地开口问道:“那么,你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呢?”

    

    孙翔垂眼看着手中的杯子,然后抬起头来,狡黠地笑看着对方,开口:“那人既许了我今生和来世,给了我这个念想,我自然会忍不住想看看他来世如何。”

    

    孙翔起身,在对方讶然的目光中俯过身去,在嘴唇轻轻抵上对方额头时,身影忽的飘渺起来。

    

    刹那间——

    

    整个人便化作光点般碎去。

 

10.

       

    于你而言,不过幻梦一场。

       

    于我而言,也不过执念一缕。

       

    叶修。

       

    我好喜欢你啊。

 

11.

       

    叶修被苏沐橙叫醒的时候,还有些懵懵的。

    

    嘉世最近成绩节节高升,陶轩为了犒劳队员们,在夏休期包了辆大巴,带着一队人外出旅游。

    

    刚大巴驶过一座山时,叶修靠在椅背上,不知不觉地就打起了瞌睡。

    

    黄昏的阳光穿过透明车窗,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大巴仍驶在公路上,窗外的景色飞速后退,再看不到刚刚的那座山了。

    

    叶修抬起手,轻轻碰在自己的额头上。

    

    那样真实的触感,真的只是一场梦吗?

 

12.

       

    几年后。

    

    当叶修走在嘉世俱乐部楼道内,打开那间宽大的会议室的门时,当他看到那个坐在属于嘉世战队队长位置上的少年时,多年前的那场梦忽然闪过了脑海。

    

    少年骄傲地抬起头,嚣张地对他说道:“我会让斗神的名号再度响彻整个荣耀的。

       

    恍若隔世。

 

 

 

 

彩蛋:

       

    “嘤嘤嘤……”一只皮毛雪白的兔子蹲在一棵大树下,不停地用鼻子拱着裸露在地表上的树根。

    

    陪伴它这么多年的帅气小哥哥竟然就这样被坏蛋拐走了!它不服!

    

    小兔子吸了两下鼻子。

    

    哼,它倒是要去看看这人间到底有什么好的!

 

 

 

【注】

1.银光皪皪(lì)

2.“虽怒时而若笑,即嗔视而有情。”——(清)曹雪芹《红楼梦》第一章

3.“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唐)白居易《问刘十九》

4.“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宋)辛弃疾《青玉案·元夕》

5.第3节关于舞枪的动作描写选自百度百科

6.第7节的对话在网上找不到原出处,如果有小可爱知道的告诉一声

 

 

 

第一次参加百日,这篇从暑假写到现在真的蛮久的(o(╥﹏╥)o),其实这真的是一个从小就非常苦手作文的人,但是写完的时候真的感觉蛮满足的。一开始定下的前世结局是撒狗血+虐心向的,但是群里太太说百日写be,锤爆狗头((╥╯^╰╥)),最后还是改了一个小甜饼,后面的故事大概也就是两人孽缘纠缠终成眷属吧(hhh),如果看到后面觉得画风有那么丝丝不对,还请见谅ღ( ´・ᴗ・` )。

 

 

 

 

邪簇‖对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我爱你


“今晚月色真美。”

沙漠的夜晚很冷。

黎簇和吴邪并肩坐在沙堆上。

漫天星光映照在少年眼里,勾得与他对视的老男人心中一软。

少年备受蹂躏的身体终于不堪重负地倒下。

他嘴角的鲜红刻印在男人心底。

耳边尤回响着少年最后的话语——

“我死而无憾。”

摸鱼使人快乐ヽ(゚∀゚)ノ

叶翔‖摸鱼大法好

人类叶修x吸血鬼孙翔

叶修:小朋友,吃饱了吗?
孙翔:嗯ヽ(゚∀゚)ノ
叶修:唔那就好,接下来到我了。。。

【楚恺】交往日常片段


@归零
实在不好意思,原本说是周末更的,但是想不起三四年前写那篇时的感觉了,就写了个小短篇补偿一下吧(虽然可能并不好吃。。。我有罪      _(:зゝ∠)_)

※已交往设定,ooc属于我_(:зゝ∠)_

       

        柔软的大床上,金色的长发勾连纠缠着墨色的发丝,让这个夏日里的早晨添了几分旖旎缱绻。

        并不怎么刺眼的阳光从窗户的缝隙中照了进来。楚子航眯起眼睛,抬手将手背搭在了自己的额头上。因为前一天晚上摘了美瞳,那双锐利的黄金瞳此刻在尚有些昏暗的房间里显得熠熠生辉,还带有些主人餍足的情绪。

        他垂眼,盯了一会儿某只仍熟睡着的大型金毛犬窝在他颈侧的样子。好一会儿后,他才喃喃道:

        “好热。”

       
        恺撒醒来的时候,楚子航正背对着他穿衬衫。

        劲瘦有力的脊背上刻画着一道道红痕,仿佛是某位豪放派大师的画作。恺撒欣赏了一会儿自己的杰作,回味了一番昨晚激烈的情事后,忍不住对着开始系扣子的楚子航吹了声口哨。

        楚子航系好扣子,转过身来,无视了对方那一脸的流氓样。

        反正昨晚吃亏的不是他。

       
        恺撒在楚子航晨跑回来的时候起了床。

        这当然不能指责他赖床或者是不想和楚子航多呆一会儿,毕竟混血种在性事方面的能力也是该死的强悍,哪怕是恺撒这样的硬汉,在经历了昨晚那样久别重逢后的激情后,也难以在醒来的第一时间起床。

        不过由于他时刻维持着自己“优雅贵公子”的身份这样严格的要求,在楚子航将早饭摆上桌的时候,他已经坐在餐桌前。

       
        餐厅与庭院间就隔了扇巨大的落地窗,阳光将室内室外都照了个敞亮。郁郁葱葱的灌木丛在庭院里旺盛生长,阳光穿透了树叶,透过落地窗,照射到恺撒的金发上时,几乎让人目眩神迷。

        楚子航沉默地站在餐厅的入口处,在恺撒苦恼地喝下一杯牛奶(楚子航没有准备咖啡这玩意儿)后,走上前去。

        他在那双蔚蓝色的,恍若大海般令人觉得波澜壮阔的眼睛看到了自己。指腹抹掉了嘴角的奶渍,他俯下身去,吻住那双颇为性感的嘴唇。

       
        纵然身后是黑暗深渊,他仍拥抱着太阳。

叶翔‖今晚月色真美

※叶翔水果店老板设定
※又是一块不知道讲什么的小甜饼
※依旧取材于现实_(:зゝ∠)_
※蓉城是随便取的一个城市名

       

       我家楼下新开了家水果店,平时就两个小哥在经营。

        我虽然时常窝在家里码字,但也会隔三差五的下楼买点东西,一来二去也就和这两位熟了起来。

        两位小哥,一个姓叶,一个姓孙。

        叶姓小哥虽然平常看着人畜无害,但有些时候,嗯......该怎么说呢?感觉特别嘲讽人的样子,尤其是在调戏孙姓小哥的时候......

        孙姓小哥长得特别特别特别帅。请原谅我在这里用了三个“特别”,但经历了许——多次的美颜暴击后,我认为这是符合事实的形容。

        叶姓小哥有个妹妹,不过不同姓。我经常在他们的闲聊中听到这个名字,后来远远的见过一次。嗯......应该是没有血缘关系的。

        孙姓小哥有一帮损友,说是大学里同一个社团的,经常光顾两位小哥的水果店,每当这时,那里都会非常热闹。

        我偶尔去水果店买水果时,还看到过感动蓉城韩警官,年轻有为喻总裁,话唠无敌黄律师,帅绝人寰周影帝,风水大师王大眼,等等各色曾出现在蓉城电视台荧幕上的人物。这让我觉得经营这家水果店的两位小哥果然非同一般。

        叶姓小哥虽然看起来懒懒散散的,但店里的进货都是由他操办的,孙姓小哥虽然有些脾气直冲,但相处久了也能让人感受到他那种别扭的可爱,两个人一起经营着这家水果店,生意也是越来越红火。

       
        水果店最里侧的那面墙上开了个门,平时用蓝色的碎花帆布挡着,让人窥不见里面的景象。我一直以为那里面是个仓库,但后来有一天,也许是两位小哥忘了吧,帆布撩起来后就没放下去,我在里侧挑水果时,无意间就瞥到了里面的景象。

        角落里紧紧靠着一张不大的双人床,上面放着折叠整齐的被子。

        我也没多想,只是觉得自己好像看见了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触动到了别人的秘密。

        我匆匆挑好水果,付了钱就走了。

       
        后来又有一天晚上,我刚从外面打包了麻辣烫回家。塑料盒子里装了满满的浸透了红油的食材,香气一股股的冒了上来,让人的脚步都快了几分。

        才走几步,我就看见前方出现了熟悉的身影。

        两位小哥手牵着手,慢悠悠的走在明亮的路灯下。

        在我不自觉的停下自己的脚步的时候,孙姓小哥好像注意到了我,他松开叶姓小哥的手,转过头来看我。

        我忘了当时是什么样的表情了,但也许是笑了吧,不然,他怎么会在回了我一个那样灿烂的笑容后,又拉上了叶姓小哥的手呢?

        啊。

        月色真美,天气正好。

        适合谈个恋爱呢。

叶翔‖叶修,我脚好痛

※翔翔性转
※一块不知道讲什么的小甜饼

      

       傍晚。

       夕阳的余晖为天边厚重的云漂染上最后一抹金色。

       两个靠的极近的人走在小公园的石板路上。

       “叶修,我脚好痛。”孙翔突然把手搭在了叶修的肩上,抱怨的同时不自觉地带上了撒娇的语气。
   
       叶修一听媳妇的话,便带着她坐到了旁边的长椅上。他蹲下身,托住了孙翔的脚踝,“来,给哥看看。”

       脱下细头高跟的鞋子,叶修看着孙翔的脚,皱起了眉,“都和你说了出来就别穿这双鞋了,这不是受罪吗?”

       孙翔撇撇嘴,“可这双最配这套衣服啊。”

       叶修轻轻揉着孙翔微微肿起的脚,“还不是得让哥心疼。”
   
       闻言,红晕悄悄攀上了孙翔的耳朵尖。

       “这样吧,你穿我的。”说着,叶修飞快地脱下了自己的鞋子,套在了孙翔娇小的脚上。

       孙翔看着叶修那双肤色偏白,骨节分明的大脚踩在灰色的石板上,也飞快地把鞋子蹬了下来,“不要,你鞋子太大了。”

       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嘿嘿嘿地把手臂环在了叶修的脖子旁,叶修看着她笑得像只小狐狸那样狡猾,心里也忍不住有些痒痒的。
     
       “不如......你来背我吧!”
   
       叶修怔怔的看了孙翔几秒,随后无奈道:“这不是在为难哥这个宅男吗?”

       孙翔把头埋在叶修的肩膀上蹭了蹭,金色的柔软发丝拂过叶修的脖子,修长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就近在眼前,叶修忍不住就被美色所获。

       “上来吧,我背你。”叶修背过身去,转头对孙翔说道。

       远方的天空迸发出热烈的红色,映着少女湛蓝眼瞳里浮动跳跃着的光芒。



其实一开始是想写两个人一起赤脚走在路上这样浪漫的小甜饼的,但是最后圆不回来了。
(´இ皿இ`)

叶翔‖下雨天

520的一块小甜饼,已同居设定
灵感来源于前两天偶然看见的两个帅气的小哥哥(ฅ>ω<*ฅ)

叶翔‖下雨天

     

       这场雨来得让人猝不及防。

       叶修站在水果摊的雨篷底下,抬眼看向外面的倾盆大雨。
       他叼了一只未点燃的烟,手里拎着从超市买来的菜和半个西瓜,一截翠绿的大葱从透明塑料袋里斜了出来。
       刚想撑开伞,手机的来电铃声从裤兜里传了出来。
       他把伞夹到腋下,掏出手机放在了耳边。
       “哟,小朋友到哪儿了?”慵懒的嗓音在哗哗的雨声中听得不甚真切。
       手机里传来对方不耐烦的声音。
       “啧啧啧,出门前哥怎么说来着?”带着幸灾乐祸的语气,嘴角却不自觉地勾起。
       对方恼羞成怒的加大了说话的声音。
       “行了行了,等着。”挂断电话,叶修撑开伞,哼着小曲,慢悠悠地走进了雨幕里。

      
       真倒霉。
       明明出门前天气还是好好的。
       年轻帅气的青年不满的倚在地铁站的栏杆上,周围挤着许多急匆匆撑开伞赶路的行人。
       来往的小姑娘偷偷瞥了一眼过去,又飞快的转过了头,和自己的闺蜜兴奋地分享看见的美景。
       孙翔今天穿了一身的黑衣黑裤,耳朵里插了副耳机,仍然是一个酷炫潮牌小王子的形象。
       他身材修长,裸露在空气中的手臂肌肉线条也是匀称好看。地铁站的暖色灯光投到他的头顶,柔和了眉眼里一向的锐利,吸引了不知道多少人的注意力。
       他开始出神地盯着雨水滴在鞋子旁溅起的水花。

       头顶上突然暗了下来——

       撑着伞、笑得温柔又狡猾的男人轻轻说道:

       “小朋友,回家啦。”

【唐昊生贺‖王昊 老王的日天计划】

"王昊‖老王的日天计划.txt"https://pan.baidu.com/s/11CcowZ6Qpefly5OvJg5v6w
第三次了,我就不信了(ಥ_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