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灰鲸

鲜衣怒马少年时,一朝看尽长安花。

【楚恺】交往日常片段


@归零
实在不好意思,原本说是周末更的,但是想不起三四年前写那篇时的感觉了,就写了个小短篇补偿一下吧(虽然可能并不好吃。。。我有罪      _(:зゝ∠)_)

※已交往设定,ooc属于我_(:зゝ∠)_

       

        柔软的大床上,金色的长发勾连纠缠着墨色的发丝,让这个夏日里的早晨添了几分旖旎缱绻。

        并不怎么刺眼的阳光从窗户的缝隙中照了进来。楚子航眯起眼睛,抬手将手背搭在了自己的额头上。因为前一天晚上摘了美瞳,那双锐利的黄金瞳此刻在尚有些昏暗的房间里显得熠熠生辉,还带有些主人餍足的情绪。

        他垂眼,盯了一会儿某只仍熟睡着的大型金毛犬窝在他颈侧的样子。好一会儿后,他才喃喃道:

        “好热。”

       
        恺撒醒来的时候,楚子航正背对着他穿衬衫。

        劲瘦有力的脊背上刻画着一道道红痕,仿佛是某位豪放派大师的画作。恺撒欣赏了一会儿自己的杰作,回味了一番昨晚激烈的情事后,忍不住对着开始系扣子的楚子航吹了声口哨。

        楚子航系好扣子,转过身来,无视了对方那一脸的流氓样。

        反正昨晚吃亏的不是他。

       
        恺撒在楚子航晨跑回来的时候起了床。

        这当然不能指责他赖床或者是不想和楚子航多呆一会儿,毕竟混血种在性事方面的能力也是该死的强悍,哪怕是恺撒这样的硬汉,在经历了昨晚那样久别重逢后的激情后,也难以在醒来的第一时间起床。

        不过由于他时刻维持着自己“优雅贵公子”的身份这样严格的要求,在楚子航将早饭摆上桌的时候,他已经坐在餐桌前。

       
        餐厅与庭院间就隔了扇巨大的落地窗,阳光将室内室外都照了个敞亮。郁郁葱葱的灌木丛在庭院里旺盛生长,阳光穿透了树叶,透过落地窗,照射到恺撒的金发上时,几乎让人目眩神迷。

        楚子航沉默地站在餐厅的入口处,在恺撒苦恼地喝下一杯牛奶(楚子航没有准备咖啡这玩意儿)后,走上前去。

        他在那双蔚蓝色的,恍若大海般令人觉得波澜壮阔的眼睛看到了自己。指腹抹掉了嘴角的奶渍,他俯下身去,吻住那双颇为性感的嘴唇。

       
        纵然身后是黑暗深渊,他仍拥抱着太阳。

叶翔‖今晚月色真美

※叶翔水果店老板设定
※又是一块不知道讲什么的小甜饼
※依旧取材于现实_(:зゝ∠)_
※蓉城是随便取的一个城市名

       

       我家楼下新开了家水果店,平时就两个小哥在经营。

        我虽然时常窝在家里码字,但也会隔三差五的下楼买点东西,一来二去也就和这两位熟了起来。

        两位小哥,一个姓叶,一个姓孙。

        叶姓小哥虽然平常看着人畜无害,但有些时候,嗯......该怎么说呢?感觉特别嘲讽人的样子,尤其是在调戏孙姓小哥的时候......

        孙姓小哥长得特别特别特别帅。请原谅我在这里用了三个“特别”,但经历了许——多次的美颜暴击后,我认为这是符合事实的形容。

        叶姓小哥有个妹妹,不过不同姓。我经常在他们的闲聊中听到这个名字,后来远远的见过一次。嗯......应该是没有血缘关系的。

        孙姓小哥有一帮损友,说是大学里同一个社团的,经常光顾两位小哥的水果店,每当这时,那里都会非常热闹。

        我偶尔去水果店买水果时,还看到过感动蓉城韩警官,年轻有为喻总裁,话唠无敌黄律师,帅绝人寰周影帝,风水大师王大眼,等等各色曾出现在蓉城电视台荧幕上的人物。这让我觉得经营这家水果店的两位小哥果然非同一般。

        叶姓小哥虽然看起来懒懒散散的,但店里的进货都是由他操办的,孙姓小哥虽然有些脾气直冲,但相处久了也能让人感受到他那种别扭的可爱,两个人一起经营着这家水果店,生意也是越来越红火。

       
        水果店最里侧的那面墙上开了个门,平时用蓝色的碎花帆布挡着,让人窥不见里面的景象。我一直以为那里面是个仓库,但后来有一天,也许是两位小哥忘了吧,帆布撩起来后就没放下去,我在里侧挑水果时,无意间就瞥到了里面的景象。

        角落里紧紧靠着一张不大的双人床,上面放着折叠整齐的被子。

        我也没多想,只是觉得自己好像看见了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触动到了别人的秘密。

        我匆匆挑好水果,付了钱就走了。

       
        后来又有一天晚上,我刚从外面打包了麻辣烫回家。塑料盒子里装了满满的浸透了红油的食材,香气一股股的冒了上来,让人的脚步都快了几分。

        才走几步,我就看见前方出现了熟悉的身影。

        两位小哥手牵着手,慢悠悠的走在明亮的路灯下。

        在我不自觉的停下自己的脚步的时候,孙姓小哥好像注意到了我,他松开叶姓小哥的手,转过头来看我。

        我忘了当时是什么样的表情了,但也许是笑了吧,不然,他怎么会在回了我一个那样灿烂的笑容后,又拉上了叶姓小哥的手呢?

        啊。

        月色真美,天气正好。

        适合谈个恋爱呢。

叶翔‖叶修,我脚好痛

※翔翔性转
※一块不知道讲什么的小甜饼

      

       傍晚。

       夕阳的余晖为天边厚重的云漂染上最后一抹金色。

       两个靠的极近的人走在小公园的石板路上。

       “叶修,我脚好痛。”孙翔突然把手搭在了叶修的肩上,抱怨的同时不自觉地带上了撒娇的语气。
   
       叶修一听媳妇的话,便带着她坐到了旁边的长椅上。他蹲下身,托住了孙翔的脚踝,“来,给哥看看。”

       脱下细头高跟的鞋子,叶修看着孙翔的脚,皱起了眉,“都和你说了出来就别穿这双鞋了,这不是受罪吗?”

       孙翔撇撇嘴,“可这双最配这套衣服啊。”

       叶修轻轻揉着孙翔微微肿起的脚,“还不是得让哥心疼。”
   
       闻言,红晕悄悄攀上了孙翔的耳朵尖。

       “这样吧,你穿我的。”说着,叶修飞快地脱下了自己的鞋子,套在了孙翔娇小的脚上。

       孙翔看着叶修那双肤色偏白,骨节分明的大脚踩在灰色的石板上,也飞快地把鞋子蹬了下来,“不要,你鞋子太大了。”

       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嘿嘿嘿地把手臂环在了叶修的脖子旁,叶修看着她笑得像只小狐狸那样狡猾,心里也忍不住有些痒痒的。
     
       “不如......你来背我吧!”
   
       叶修怔怔的看了孙翔几秒,随后无奈道:“这不是在为难哥这个宅男吗?”

       孙翔把头埋在叶修的肩膀上蹭了蹭,金色的柔软发丝拂过叶修的脖子,修长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就近在眼前,叶修忍不住就被美色所获。

       “上来吧,我背你。”叶修背过身去,转头对孙翔说道。

       远方的天空迸发出热烈的红色,映着少女湛蓝眼瞳里浮动跳跃着的光芒。



其实一开始是想写两个人一起赤脚走在路上这样浪漫的小甜饼的,但是最后圆不回来了。
(´இ皿இ`)

叶翔‖下雨天

520的一块小甜饼,已同居设定
灵感来源于前两天偶然看见的两个帅气的小哥哥(ฅ>ω<*ฅ)

叶翔‖下雨天

     

       这场雨来得让人猝不及防。

       叶修站在水果摊的雨篷底下,抬眼看向外面的倾盆大雨。
       他叼了一只未点燃的烟,手里拎着从超市买来的菜和半个西瓜,一截翠绿的大葱从透明塑料袋里斜了出来。
       刚想撑开伞,手机的来电铃声从裤兜里传了出来。
       他把伞夹到腋下,掏出手机放在了耳边。
       “哟,小朋友到哪儿了?”慵懒的嗓音在哗哗的雨声中听得不甚真切。
       手机里传来对方不耐烦的声音。
       “啧啧啧,出门前哥怎么说来着?”带着幸灾乐祸的语气,嘴角却不自觉地勾起。
       对方恼羞成怒的加大了说话的声音。
       “行了行了,等着。”挂断电话,叶修撑开伞,哼着小曲,慢悠悠地走进了雨幕里。

      
       真倒霉。
       明明出门前天气还是好好的。
       年轻帅气的青年不满的倚在地铁站的栏杆上,周围挤着许多急匆匆撑开伞赶路的行人。
       来往的小姑娘偷偷瞥了一眼过去,又飞快的转过了头,和自己的闺蜜兴奋地分享看见的美景。
       孙翔今天穿了一身的黑衣黑裤,耳朵里插了副耳机,仍然是一个酷炫潮牌小王子的形象。
       他身材修长,裸露在空气中的手臂肌肉线条也是匀称好看。地铁站的暖色灯光投到他的头顶,柔和了眉眼里一向的锐利,吸引了不知道多少人的注意力。
       他开始出神地盯着雨水滴在鞋子旁溅起的水花。

       头顶上突然暗了下来——

       撑着伞、笑得温柔又狡猾的男人轻轻说道:

       “小朋友,回家啦。”

【唐昊生贺‖王昊 老王的日天计划】

"王昊‖老王的日天计划.txt"https://pan.baidu.com/s/11CcowZ6Qpefly5OvJg5v6w
第三次了,我就不信了(ಥ_ಥ)

乐乎小透明第一次发文,写得不好也请轻拍呀~
副cp暂定是路明非x芬格尔
后续的话就不知道是猴年马月了ヽ(・ω・`)ノ=з=з

       
        两年前——
        中国北方。寒冷的冬季。
         “Jingle Bells~Jingle Bells~Jingle all the way......”大街小巷的商店循环播放着这首人们耳熟能详的歌曲,透明的玻璃橱窗上麋鹿对着来往行人傻笑。
        今天是圣诞节。
        楚子航刚从24小时营业的便利商店出来,手里还提着袋低脂奶。暗沉的夜幕早早降临了下来,行人呼出的每一口气都在冷气中凝结,以中国北方的空气质量标准来看,今天的空气实在好得出人意料,依稀还能见到寥寥几粒星子点缀在上空。
        川流不息的车辆和永不熄灭的灯光照出这个城市的繁华。
        楚子航慢慢踱着步。不靠谱的老妈打翻了家里的最后一袋牛奶,佟姨这段时间又回老家去了,只能他出来买了,不然老妈又会睡不着。
        楚子航想,那个男人留下的,他得好好记着才行。

       
        远在六千多公里外的意大利,米兰。
        米兰大教堂。
        月光蹑手蹑脚地绕过无数白色的大理石尖柱,透过花色斑斓的玻璃窗,照进了偌大的主殿内。最前排的长椅上,洁白的银辉轻柔抚摸着那个男孩金色的长发。
        恺撒·加图索正在祭奠他的母亲。
         “妈妈,明天我就要去卡塞尔学院了,我将在那儿成为一名英雄,然后满载光辉与荣耀归来。”
        当然,可能还会有一名可爱的女性站在我的身旁。
        想到这儿,恺撒不禁有些眉飞色舞起来。
        他起身,拿起了身旁的白玫瑰,走到中央大理石前,跪下,俯身虔诚一吻,然后放下了玫瑰花,转身离去。
        他每年都是如此。

       
        两年后。
        中国三峡,青铜与火之王现世。

       
        第二年。
        北京地铁,尼伯龙根事件。
        楚子航亲手斩杀大地与山之王耶梦加得,从此再无那又软又萌却又同样孤独的目光悄悄注视。
        同一时刻。
        恺撒·加图索陪女友陈墨瞳试穿嫁衣,喜结连理,指日可待。

       
        次年。日本之行,白王现身。
        日本分部损失惨重,恺撒、楚子航跟随校长昂热共赴战场。
        路明非结茧成龙,却最终救不回那个觉得“世界很温柔”的小怪兽。

       
        同年,恺撒、楚子航、芬格尔面临毕业,即将前往各分部。